娅崎旗舰店 曾经的崎学老师娅崎出4万吨液压机 全世界只有6台

时间:2017-9-13 22:54:29来源:宁波北仑乐工仪表有限公司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进行采访的时候,刚好赶上工商银行信贷部主任前来拜访,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来找严建亚了。

  在距离西飞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有一家名叫三角防务的民营企业,他们厂就专门给西飞生产的大运飞机提供重要的大型结构件。

  如今,严建亚也只是军工产品的三级供应商,他的目标是让自己从三级制造商变成二级再到一级,要做更深度的军民融合。

  想要做出这种涡轮盘,要解决两大技术难题。一个是用于制造涡轮盘的钢材,属于特种钢中的特种钢,因为难变形高温合金涡轮盘需要在600度高温下服役,冶炼这种钢材的方法一直难以突破。而掌握了成熟的冶炼技术就等同于国家核心竞争力的象征。其二,即使冶炼出来这样的钢材,如果没有巨型模锻液压机,也不可能压成涡轮盘的形状。

  这“四证”由不同部门分管,取证的先后顺序也让企业有点为难,没有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就不可能拿到军品订单,也不可能有企业给你开具质量体系认证,也就无法取得国军标质量管理认证,所以严建亚建议国家尽快制定落实民参军企业同国有军工企业一样的政策,简化民参军办证和税收减免程序,同时选择开放总体集成,适度放开军品二级配套,全面放开三级配套。

  眼前这个正在作业的大家伙就是这家工厂的核心,这是一台4万吨模锻液压机,液压机的身高有27米,宽12米,锻造时压力达到4万吨,而4万吨是个什么概念呢?相当于把整个鸟巢放在上面,如此大型的模锻液压机全世界也只有六台。

  身价过亿的老板每月花销不到两千元  只为造出大型军工液压机

  每到周末,工厂停工检修,车间里空荡荡的,一个人走在车间里,严建亚难免想起工厂最初开工时的情景。

  西安三角防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严建亚:我们刚才压的是一个高压涡轮盘,是高合金的大的涡轮盘,这个是我们国家的一个大的重点型号的一个核心的部件,是燃气轮机一个核心的部件,这个部件是目前咱们燃气轮机里面最大的部件也是最核心的一个部件。

  那时候的严建亚几乎跑遍了西安的所有银行,最终在多次努力下,严建亚从建设银行成功贷款8年期的2.5亿元资金。     

  西安三角防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严建亚:2012年9月份我们投产的时候那会儿没有定单,那会儿压力很大,一天别的都不算,光利息,人员工资和电费每天都二十多万块,三十万,没有收入,一个月光这块的支出几乎一千万块钱。所以那会儿晚上就睡不着,即使是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睁眼就是得花尽三十万块钱一天的费用,那会儿真是压力大到一个很大的极限了,如果再拿不到定单,这个厂子可能,原来美好的愿望都会落空了。

  中国有句老话,做什么事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严建亚的企业能够做成也离不开军民融合的大环境。

  严建亚:我们都是来自农村,没有更多的在生活上没有更多的追求,只是想把自己干的这种事情干好,所以在物质上没有过多的追求。

  严建亚:北京开过九次论证会,前三次左右基本是九家八个都反对,最后通过我们实地的考察,给他们做理论上的解释,第九次会议的时候,是国家材料界的态度,师昌须院士给我主持的论证会,才把这个项目在国家这个层面上通过。

  当初建工厂的时候,预计需要预算是一亿五千万元,可是工厂实际建起来,光设备就需要投资八个亿,严重超支。资金出现困难,无奈之下,严建亚只能寻求银行贷款。可是,多数银行听到严建亚说要生产军用飞机上用的配套产品,他们都认为严建亚是骗子,那时候谁会相信国家会把这么重要的项目交给个人呢。

线上

  原标题:化学老师造出4万吨液压机,产值超10亿!

  要不就不造,要造就造最好的,最先进的。严建亚了解到,目前世界上的巨型模锻液压机使用的都是普通锻技术,锻造出来娅崎旗舰店的部件组织性能不够稳定,高温段和等温锻的技术几乎还属于空白阶段。目前能同时具备这三种工艺能力的液压机,眼前这个四万吨是世界上最大的,而且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单缸液压机,液压缸内径达到2米92。可以生产多种异形结构件。

  下午两点,陕西阎良航空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这条街上忽然热闹起来。尽管下着雨,依然不会影响行进的自行车大军。3万多人每天都骑车经过这条街,奔向不远处的西安飞机制造厂。

  民营企业怎么参与到高端军工产品,怎么做军民融合,严建亚给总结了五个字“政产学研用”,政就是指的政府,像西安航空产业基地就给他们提供了很多支持,开发区管委会还在严建亚最困难的时候,给予资金支持,成为三角防务的股东。研则是指技术,技术过硬是为军品配套的前提。当然,有了过硬的技术,也不一定就能很快拿到订单,尤其要想为军用飞机或者舰船配套,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其实,这里不仅仅加工飞机大梁和整体钛合金框,还有他们的王牌产品,飞机起落架。起落架是飞机下部用于起飞降落或滑行时支撑飞机并用于移动的附件装置。也是唯一一种支撑整架飞机的大型结构件。

  第一笔订单,严建亚就拿到了三千万。这对严建亚来说,是他实现军工梦的第一步,也是他敲开民参军这扇大门的钥匙。

  创业多年,严建亚已经身家过亿,但是他每个月给自己的花销还不到2000,他要把钱用在刀刃上。

  不过,对于一个搞化学出身的40多岁企业家来说,坐在教室里重新学习,就已经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了,更别说还要弄明白复杂的机械工程。钢丝缠绕坎合技术到底能不能出实验室,能不能产业化,还需要多方论证。

  严建亚:因为我当时也对这个机械不懂,是学化工的,所以在清华大学跟着他们一块去听他们的,在清华大学机械系听他们老师的讲课,因为我是研究生里面听课最大的,他们就觉得很好奇, 我比他们都大嘛,他们年龄都20多岁,我那会儿都40多岁了,他们说,你学化工的,怎么搞上的机械了,对搞这种液压机械这种大型装备是不是跨度太大?

  严建亚:国家从1958年开始就开始有这样的设想,因为那会设计出来了以后,国家当时没有这样的就是制造不出来,没有这样的建设能力。

  其实,2004年的时候,严建亚的生物公司经营顺畅,但他宁愿放下西安的生物公司不管,也要完成这次从化学到机械的跨越,就是为了圆内心的那个军工梦。

  曾经的化学老师造出4万吨液压机  全世界只有6台

  严建亚:心里很焦躁,压力很大,在这个过程中,在2011年,2012年,因为压力很大,住了六次医院,身体整个都是压力大的把身体全部都搞坏了。

  工厂没建成的时候着急找钱上设备,没成想,工厂建成了更着急。八亿元投下去了,设备造好了,原料也备齐了,却没有订单,这可急坏了严建亚。

  严建亚从小就有从军的梦想,遗憾的是高考时因为视力的问题没能上军校,但是对国防事业的热情一直都藏他的心里。

  近年来,中央一直高度重视军民融合式发展。从2013年开始就在根据中央的部署,扩大军民融合的范围和领域,今年军民融合又上升为国家战略,-严建亚也正是借了这股东风,订单源源不断。从投产至今,这个工厂已经有十多亿的产值。

  像这么大型的涡轮盘多数用在军事装备上,国际上一直都禁止将类似的生产技术转让给中国,想从其它国家购买这样的涡轮盘都很难。

  严建亚:现在我们生产的这个就是钛合金框,这个整体钛合金框目前是全世界最大的,我们是用热模锻生产出来的,我们没有生产之前,要生产这么大的这个整体钛合金的框,它要刚开始分成七块,最后随着这个技术的进步分成了三块,这样重量是比较大的,结构的重量比较大,影响了飞机的这个就是挂武器的,在那种情况下武器就少挂了,影响到航时。

  2012年工厂投产后,严建亚逐个拜访可能跟自己合作的客户,尽管磨破了嘴皮,也还是不见成效。没人相信一个新的民营企业能做军工产品的核心部件,大概用了半年时间才拿到第一个订单。

  光有银行贷款还不够。严建亚随后又引入了国有资本和社会资本,使资金有了很大的缓解。企业也从严建亚的个人所有制变成了混合所有制。

  为了拿到订单,严建亚先主动帮客户解决难题,把两个国家的重点型号结构件的技术水平,都提高到世界先进水平,达到和美国的F-22、F-35起落架一样的精密度,这样才赢得了客户的一个信任。

  别看这家工厂投产仅仅只有5年的时间。他们已经是中国规模最大的民参军企业之一。而且这家公司的创始人严建亚做军工产品也只算是一个新人,在建这个工厂之前,他还曾经是西北大学的一位化学老师。

  在航空产业基地,除了严建亚的企业,还有很多参与军工制造的民营企业正在建立和兴起。而航空基地也正在以它独有的优势建立深度军民融合的特色航空城。

  围绕西飞,阎良正发展成为中国的六大航空产业基地之一,不仅培养了庞大的航空产业工人,还吸引了众多航空配套企业在周边落户。

  过去钛合金框的生产只能靠部件的焊接,在高强度使用下,很容易发生断裂。而整体钛合金框的使用不仅能使战斗机在空中格斗的能力和水平大幅提高,还能很有效的给飞机减重,增加武器的挂载量,延长了战斗机的作战半径。

  急了身体,也解决不了订单的问题,从医院出来,严建亚决定给自己找一个减压的办法,去菜市场买菜、做饭。

  2007年,严建亚开始召集了以清华大学机械工程教授为首的技术人才,研究用钢丝缠绕坎合技术制造4万吨模锻液压机。

  严建亚根据自己民参军的体会提出了几条建议,首先就是希望国家能简化民参军企业的取证程序,现在民参军企业要办“四证”,分别是保密认证,质量认证,生产许可认证和资格名录认证。

  在陕西西安,就有这样一家民营企业,自己耗时八年,投资8个亿,终于研究出一种大型液压机,也正是因为有了这项国际领先的技术,让他们成为军用飞机和舰船的重要供应商。

  半小时观察

  严建亚从小就喜欢吃面条。高兴的时候,他会给自己做一碗油泼辣子面。难过的时候,他也会给自己做一碗油泼辣子面。也正是因为这碗油泼辣子面,让严建亚放弃了移民国外的选择,留在了陕西这个航空大省。

  从巴黎航展回来后,严建亚一直在想锻造飞机核心部件的事情,为什么人家能做,我们自己做不出来。如果我们自己制造一个巨型模锻液压机不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吗?在家想了几天以后,严建亚开始着手调研,先后跑了二十多个地方。这一跑就是三年,后来了解到清华大学的一直在研究钢丝缠绕坎合技术,或许可以利用这个技术做大型锻压机,抱着试一试的想法,严建亚走进了清华大学。

  无论是坦克、战斗机还是舰船,中国制造已然跻身世界一流水平。然而,在一些基础大型机械设备上,中国仍然存在短板。“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只有突破大型设备制造的难题,我们才不会受到技术的掣肘,中国的军事实力也能更上一层楼。

  这个红彤彤的铁疙瘩就是严建亚所说的涡轮盘,也叫难变形高温合金涡轮盘,直径1.5米。高温合金涡轮盘主要被用于航空母舰、核潜艇、航空航天等军用装备的动力系统。如果没有这个“圆饼”,飞机和舰船恐将寸步难行。

  严建亚:在2004年刚好有这样的一个机会,我去了一个巴黎的航展,看了人家的这个波音飞机的起落架,人家做得那么好的,咱国内自己能不能锻造出来这种用好的材料,做出来这种好的起落架,这样的话我萌生了能不能建一个这样大的设备。

>娅崎崎娅崎崎娅崎


文章地址:http://www.nblego.com/o20170913juwcykynia6897028.html

宁波北仑乐工仪表有限公司

地址:宁波北仑霞浦山前童家第一工业区188号 电话:0574-86886148 传真:0574-86886064 手机:(0)13967840410 联系人:乐晓峰
版权所有:宁波北仑乐工仪表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0-2016 www.nblego.com All Rights Reserved